◎刘幸枝(卫理神学院教师)

经文:何西阿书一章2节

你曾遭到背叛吗?不管是职场上的背叛、好朋友的背叛、感情上的背叛,这些经历都足以让人感到心痛欲裂,悲愤不已。

在圣经当中,曾有一个名叫何西阿的先知遭到背叛。或许我们会十分讶异,先知竟然不知道自己会被人背叛吗?他当然知道!因为当上帝初次呼召何西阿时,便告诉他:「你去娶淫妇为妻,也收那从淫乱所生的儿女;因为这地大行淫乱,离弃耶和华。于是,何西阿去娶了滴拉音的女儿歌篾。这妇人怀孕,给他生了一个儿子。」(何西阿书一章2-3节)

刚正不阿的男人
我们几乎很难想像,圣洁公义且施恩给敬畏祂之人的上帝,竟然会叫何西阿去娶淫妇为妻。从经文描述中,我们看到何西阿正直不阿、忠心职守。如此这般的传道人,岂不配得一位才德的妇人来支持他的服事,成为他终生的心灵伴侣?

然而故事的发展却一反人性的期待。何西阿不仅顺服上帝,娶了淫妇为妻,还在她背叛之后,选择重新接纳这个曾经让他伤透心灵的女人作他终生伴侣。

是他糊涂、痴迷了吗?当然不是!他这幺做,完全是因为体认到─原来神就是用这种饶恕跟接纳的态度来对待背叛的以色列民!

何西阿是公元前八世纪的北国以色列的先知,当时国家在耶罗波安二世的统治下,国力昌盛、经济繁荣。他的先祖耶户曾在耶斯列叛变,成功剿灭了暗利王朝的权贵,刬平邪恶皇后耶洗别的势力,顺利登上北国君主的高位。

北国在耶罗波安二世统治时期,国境北达哈马口,缔造了前所未有的国势巅峰时期。但这个外表看来炫烂夺目的国家,实则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因为何西阿直接指陈:「耶和华与这地的居民争辩,因这地上无诚实,无良善,无人认识神。但起假誓,不践前言,杀害,偷盗,姦淫,行强暴,杀人流血,接连不断。」(何西阿书四章1-2节)

淫佚邪蕩的宗教
北国的景象,岂不反应出一些当今所谓经济起飞之国家的光景,在繁荣的外表下,国家内部其实隐藏了许多不公不义。人愈发在物质丰裕之下显出贪婪,正如中国古语所云:「饱暖思淫慾」,此乃北国当时的最佳写照!

强盛的北国,揉和了宗教混合主义,这显出人心背后的贪婪,希冀从不同的宗教神明当中获得万全的保障与物质的需求。以人的需要做为敬拜神明的出发点,当然就製造出符合人心期望的偶像神祇。

当时的异教风俗视山川、海洋或是打雷、降雨,皆有诸神在背后各司其职。北国百姓受到迦南文化影响,以为土地与人类的繁荣必须透过职掌生殖力的神明赐福浇灌。而耶和华只是「诫命之神」,不是「自然之神」。因为,耶和华上帝没有「配偶」,无法赐给他们「生产」的祝福。

于是在个人私慾的投射下,他们也崇拜巴力与女神亚斯她录,并且透过庙妓与香客巫山云雨的仪式,达到一种「宗教感应」,好促成巴力与配偶的交合具像化地呈现人间,就彷彿是雨水浇灌了土地,土地便孕育了生命。

何西阿书第四章,清楚描述当时的光景:「我的民求问木偶,以为木杖能指示他们;因为他们的淫心使他们失迷,他们就行淫离弃神,不守约束,在各山顶,各高冈的橡树、杨树、栗树之下,献祭烧香,因为树影美好…」(何西阿书四章12-13a)

春色无边的风俗
何西阿的年代,庙妓充斥在异教神庙之中。即便年轻女孩不当庙妓,也极有可能在婚前被送到巴力庙里担任义务的性交易。未婚女性藉由献身「性启蒙礼」的仪式,与香客发生苟合关係,达到婚前取悦神明,婚后盼望达到多子多孙的目的。

在那个年代,女人的贞操非常廉价。圣经提到:「你们的女儿淫乱,你们的新妇(或译:儿妇;下同)行淫。」(何西阿书四章13b),这话绝不是空穴来风,更非夸大之辞!令人痛心的是,促成淫蕩之风普及的竟是他们的父母。上帝责备他们:「你们的女儿淫乱,你们的新妇行淫,我却不惩罚她们;因为你们自己离群与娼妓同居,与妓女一同献祭。这无知的民必致倾倒。」(何西阿书四章14节).

虽说上帝不会责罚这些「女儿」或「新妇」,但是有样学样的结果,一旦这些「女儿」或「新妇」来日成为别人的父母,也同样把先人那套淫佚作风代代相传下去。何西阿就是生长在这种混杂宗教与性尺度开放的社会中。他婚姻的不幸,并不是耶和华上帝所导致,乃是当时文化背景使然!

何西阿的妻子歌篾,是滴拉音的女儿。滴拉音的原意是指葡萄饼或无花果饼(複数),那是以色列人日常的饮食之一,却也是祭祀巴力的必需品(参何西阿书三章1节)。

何西阿提到妻子歌篾是「滴拉音的女儿」,似乎暗喻歌篾来自一个拜巴力的家庭,她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活在迦南文化影响之下的北国女性。曾有一些圣经学者争论,何西阿娶歌蔑一事到底是真实记载,还是只是一种文学上的隐喻手法。笔者个人倾向相信何西阿跟歌蔑的婚姻,确实是先知本人的现身说法。

倘若何西阿书西阿跟歌篾的婚姻只是寓意上帝跟以色列的关係,而非亲身经历的对应,那幺这种论点恐怕会对何西阿的原配造成不公,因为「她」遭到了污名化,真实的身份竟被一个凭空杜撰的「歌篾」女子所代替。

从何西阿书的记载中,我们看不出歌篾婚前是担任庙妓一职,但圣经指陈她是淫妇,很有可能是形容她深受当时的淫蕩风俗的影响。

饱受牵连的孩子
歌蔑跟何西阿拥有三个孩子,分别叫耶斯列、罗•路哈玛与罗•阿米。这几个孩子的名字皆来自上帝的命名(何西阿书一章4、6、9节),意思是:上帝栽种、不蒙怜悯,以及非我子民。他们皆是在婚后与何西阿生下的子女,但却在淫佚风气的影响下,成为玷污蒙羞的下一代。

「耶斯列」原是北国境内一块平原,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战场。何西阿的儿子被命名为耶斯列,主要侧重的不在于字义本身,而是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激烈战事。北国君王耶罗波安二世的祖先耶户,当年就是在这地发动战争夺权篡位。

所以,上帝藉由何西阿长子的名字宣告:「…再过片时,我必讨耶户家在耶斯列杀人流血的罪,也必使以色列家的国灭绝。」(何西阿书一章4节)。藉由审判,上帝不再怜悯以色列百姓,他们也不再是神的子民。

歌篾很有可能是在嫁给何西阿数年后背叛他,这个举动伤透了何西阿的心,也瓦解他们的婚姻。经文提到:「你们要与你们的母亲大大争辩;因为她不是我的妻子,我也不是她的丈夫。叫她除掉脸上的淫像和胸间的淫态…我必不怜悯她的儿女,因为他们是从淫乱而生的。他们的母亲行了淫乱,怀他们的母做了可羞耻的事。…」(何西阿书二章2-5节)

配偶的不忠、婚姻的破碎,无可避免地殃及子女。歌篾为何西阿所生的三个孩子被视为淫乱的儿女,他们身份招徕质疑,让人轻蔑嘲笑,何西阿情何以堪?

独一无二的聘礼
当何西阿蒙召向北国以色列人传讲神谕,他以自己的婚姻现身说法,深切感受到北国人民追逐偶像崇拜的行径,就好像是信仰不贞与灵性淫乱。或许在这种愤怒与伤痛之中,何西阿开始感受到上帝的心。

原来,上帝透过何西阿的破碎婚姻,向他深切地分享切身之痛,并且透过何西阿的婚姻经历,让那些在何西阿身旁议论纷纷的北国百姓赫然发现─原来他们个个都是背信忘义的淫蕩女子「歌蔑」。是他们让自己的子女变成淫乱的子女;是他们让自己的子女落下审判之下;是他们让自己的子女变成不蒙怜悯、不属上帝的子民!

寻求个人欢娱的歌篾,只享受到背叛后的短暂快感,却没有解决她生命的问题。她遭到情人遗弃,无地自容。终于,她做了一个决定:「我要归回前夫,因我那时的光景比如今还好。」(何西阿书二章7节)。问题是,何西阿会愿意跟水性杨花的歌篾破镜重圆吗?出乎意料地,何西阿竟然愿意。不仅愿意,还再次名媒正娶地把歌篾带回家(参何西阿书三章2节),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。

坚定不移的盟约
早在耶和华上帝吩咐何西阿採取行动之前,祂就已经告诉何西阿,祂将如何对待背叛的百姓。按上帝公义的属性,祂不可能不刑罚悖逆的子民,但是至终祂要何西阿告诉他们:「我必聘你永远归我为妻,以仁义、公平、慈爱、怜悯聘你归我;也以诚实聘你归我,你就必认识我─耶和华。」(何西阿书二章19-20节)。

多幺特别的聘礼啊!上帝以祂各样美善的恩赐跟全备的属性,向那些愿意回转的百姓下聘。他们不再呼求巴力,而是称上帝为伊施─我夫。非但如此,上帝要重新栽种他们,使他们蒙怜悯,再次被称为上帝的子民(何西阿书二章23节)。

我们从何西阿跟歌篾的婚姻,看到父母的婚姻关係对儿女产生重要的影响。与此交织穿插的是何西阿传达上帝的神谕,让我们看到神同样以夫妻之间的关係谈到祂跟北国以色列百姓。

上帝以盟约之爱教导何西阿,重新收纳歌篾这个曾对他不忠的配偶,让他们复合的婚姻分别为圣,可以成为儿女的祝福!上帝以祂对北国百姓的心,不仅教导了何西阿和当时的百姓,也教导了今天的你我,在纷扰多变,情慾横流的世代,如何重新省思与上帝,以及与配偶之间的关係。

原来父母的决定,不会因为自行负责担当,就不会转嫁到儿女身上。相反的,儿女常常成为概括承受的受害者。

歌篾的背叛伤害了她的配偶,也亏损了儿女。上帝以受伤的恋者作为痛彻心扉的图画,让我们知道祂多幺看重盟约的价值与意义,因此祂以身示範,带着创伤向我们表达那坚定不移的爱。当我们觉得爱不下去、无能为力时,是否愿意继续求告祂的帮助呢?

相关阅读:
《从旧约看家庭》拿俄米这一家
《从旧约看家庭》俄陀聂这一家
《从旧约看家庭》大卫这一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