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婚、不婚,错了吗?

晚婚,在中国为何是条不归路?年满二十七岁的未婚女子为何被冠上「剩女」污名?

从上海到北京,城市女性在工作与婚姻之间游移,「赶快找个对象嫁了」,竟成为他们最重要的社会使命?

在中国,一个单身女子只要符合以上条件,就是「官方认证」的「剩女」。
她们又依照年纪区分「危险等级」,被戏称婚姻的「剩斗士」、「必剩客」、「斗战剩佛」和「齐天大剩」。
媒体舆论与官方单位极尽所能地羞辱她们的单身处境,并将「剩女现象」从社会话题提升到国家危机的层级。

当本意为多余的「剩」字使用在女性身上,则为中国媒体诋毁单身女性的运动添加了情绪共鸣。这个运动,其讽刺之处在于中国是个男性人口过盛的国家,一胎化政策、重男轻女和针对女婴的堕胎导致两性比例不均,官方称之为「对社会稳定的威胁」。

在买房与房产登记不利于女性的社会结构下,原有的经济优势瓦解,亟欲脱离单身的「剩女」反而陷入新危机!

为了解决这个社会威胁,并配合国家提升「人口素质」的政策,官方倾全力迫使高学历女性「别工作了,尽早结婚」,为国家生出「优质」的婴儿。在媒体推波助澜之下,年轻女性因感受到来自社会舆论、父母与另一半的压力,恐惧晚婚,为了早日摆脱「剩女」身分,容易接受不适宜的婚姻。

「剩女」们「积极」嚮往婚姻,却在买房与财产分配上做出「消极」的妥协与配合:她们被传统社会观念与不公的法律制度剥夺了房子的所有权,情愿让不动产登记在丈夫名下,就算她们或她们的父母在买房中有很大贡献,也是如此。失去了经济优势,更容易造成夫妻关係不对等的局面,在婚姻因家暴与外遇而解体时,更突显她们所面临的困境。

她们该如何在「三分之一的婚姻都以离婚告终」的中国获得安身立命的机会?面对压迫,她们能够找出方法,反撃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吗?

书名:按字连结 中国剩女:性别歧视与财富分配不均的权力游戏
作者:洪理达(Leta Hong Fincher)
译者:陈瑄
出版社:八旗文化
上市日期:2015/7/01